南山

一半赠河山,换万家得长安
余一半,愿君好梦正酣

当太阳遇见凌晨(4)

没有遇到顾末轩之间,失去双亲的林晨宛如走在荒野中,月亮被乌云遮挡,不见一点光亮。伸手不见五指。大喊也不闻回声。整个世界仿佛就林晨一人,其他的喜怒哀乐都与他无关,当灯红酒绿的世界只剩下冰冷。当年复一年只剩下默读。当冬暖夏凉只剩下无尽,宛如满腹志气,热血男儿失去了双腿。这辈子,完了。

那是一段痛苦的经历,是回首过依旧无天日的过去,是走过来不敢回忆的伤疤。伤疤会结痂,痊愈,但他的伤疤永藏在心里,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忘掉无法掩饰。

直到,凌晨遇见了太阳。

那一段雪崩似的日子才算走到头,日出破晓。生活在夜晚的凌晨决心去追逐那高照万里的太阳,尽管太阳太过炽热。太过遥远。

朋友,你体会过找到希望的感觉吗?是一切美好的东西,又是一千米跑完的不敢呼吸。

也许,太阳很大很刺眼,但我要追上他!让他看见我。林晨当年这样想。看见我就好了,看见我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太阳很炽热,没有人敢拥抱他,也许我可以让他喜欢我,喜欢我就够了。林晨如今这样想。

从那时起,林晨总是跑去江边,A市的江一条船都没有。每次放学,夕阳西下,林晨跑到岸边,看滚滚江水注入不远的大海,一个人呆在那里能呆一天。

晚上回家再熬夜学习,学到早上也不是没有过。

末轩看他盯着一个地方想事情,伸手摸摸他的后脑勺,带回了他的脑电波。愣了一下后看着末轩笑了笑。

“一会别跟丢了。我们东跑西跑的。”“知道了师父”

没一会林晨就跟丢了。……这个三流大学既然是三流怎么这么大啊

林晨走来走去也没有找到师父。

最后没了办法,拨给了前几日加微信的“傻子”。“傻子,我找不到末轩了,给我他电话?”林晨还在走廊里,打算去现场看看。

“不表示表示?”“说吧,要什么”“周六来我们家参加我聚会”

“行,发电话,快。”“OKOK。这就发”电话也就关了,这个小孩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。手机马上就传来了电话。

“林晨?你在哪”“我要去现场看看”刚下课,旁边教室里学生轰然而出,教授夹在中间,左手端着水杯右手卷着一本书走过林晨旁边。

这个教授头发稀少有点地中海,身材较胖肚子突出,带着眼镜,眼神平静,黑眼圈很重。

“我看过了。现场有用的都收了,我在去天台,天台集合。”“好”林晨匆匆回答,注视那位教授离去,转身去天台。

“林晨”天台上末轩蹲在那里。“怎么啦师父”走过来,弯着腰把手放在膝盖上支撑上身重量。

“帮我搬一下那个石板”末轩指指前面的废墟上一块压着下面的石板。

林晨任劳任怨的过去使劲抬,第一下还没抬起来,第二下过头了,往后踉跄了好几步。“小心!”末轩几步过去两手扶住他胳膊。“好了。”林晨俯视着搬完压着的废墟。

末轩走过去,带着白手套,翻来翻去,像在垃圾堆里挑宝贝,额好像就是。“你看那些”顺着师父手指的方向看去,是一封封情书。“情书,出现在这里很正常吧”“我问你,如果一个地方出过命案,你会怎么样”“避而远之?”

末轩点点头,把里面情书都拿出来。随便拆开一封来,看了一眼左下角日期后给林晨“可是为什么日期是前几日的”

两人将情书匆匆都扒开,日期都是近日。末轩将情书落款拍给宿莽,“帮我查查这个人”“收到”

两人继续翻,剩下就什么也没有了。突然,身后一声响。

两人立刻拔枪起身,走向声音来源处。

林晨率先过去,等末轩再过去就看见林晨拿枪指着一个男生,“什么人”“我……我……是来这里散步的”

男生戴着个眼镜,文文弱弱的被逼到墙角,看着枪惊恐万分。“散步?”“是,是啊,我心情不好,来散步。”“那刚才什么声音。”

“我刚才想走过去,看你们在那里,我以为是坏人,所以后退时不小心撞到了这个废旧桌子。”男生回头瞥一个废得不成样子的桌子。

“放下枪吧”末轩吩咐。“你心情不好?”“私,私人问题”

末轩挑了挑眉,留下林晨在那里问原因,自己在天台上顺便再找找。

“警察”林晨这边给男生出示了一下证,开始问话。“什么私人问题”

男生坦言道“我,我喜欢的人,要离开了,去继承家业”林晨皱眉,想了想“那你就努力把自己包装,让你和你喜欢的人一样优秀”

“太难了,实在是太难了。”林晨听完拽着男生指着不远处正在思考的末轩。“那个人,你觉得怎么样”

男生不明所以的老实回答:“挺好的,看起来多金还帅气,高富帅全占”

“有个人曾经什么也不算,失去父母,一个人长大,群困潦倒,和社会上的一些人不得不打交道,每一次吃饱了不知道下一顿能不能吃上。你觉得这个人能和他在一起吗”

男生不假思索的摇摇头,“都不可能见面”“现在这个人变得越来越优秀,通过自身努力让他看见,并且在一起工作。这个例子比你的难,花的时间也很长,但最后得到了。”

男生看了看末轩,又看回来,开始认真思考。

到了晚上,一帮人将这个学校仔细搜查了几遍,才离开。

而末轩带着林晨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咖啡店坐了一会,到了学生快熄灯的时候,又进去了。

“我们回去在看看。也许有些东西到晚上才能看清。”林晨听完,有点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高跟去了。

“不用叫满辉他们吗?”“人多口杂,我们两个互相帮衬,刚刚好。”

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去侧楼现场。

“救命啊,救命。这里有人晕倒了”正要上楼,两人立刻走向旁边发声的会议室。

林晨把灯打开。只见林晨白天见到的那位教授坐在地上,一手托着一位女学生,大喊救命。

“快!叫119!”


南山:希望大家多多互动呀,最近大家在家里还好吗?

当太阳遇见凌晨(3)

最后,小屁孩“傻子”在顾某某的“注视”下,送出了人生中第一个光碟。小孩子也不容易,假期作业还没搞定,还要搞定家里这个心思缜密的警长,林晨也能理解。

虽然这次以笑话为尾,但“傻子”还是加了他微信付了定金,(尽管顶他半个月零花钱……)并让他成了私人助理,林晨哭笑不得的离开了。

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,坐车回去的路上林晨心里还想着送自己光碟的小屁孩,心生欢喜。

这几日换季,四季的尾换到新一年的头,“咋暖还寒,最难将息”。没过几日,A市就又下了一场雪。

一场阴谋也就此上演。

“大案子!”

队里楚满辉从电梯中急匆匆走来,目光盯着手里拿的笔记本,激动地手也颤颤巍巍。

“大家快看群!”坐在那里不明所以的林晨立刻点开群。

“红衣学姐案?!”

“满辉你鬼故事看多了吧?”

“去去去!什么鬼故事?这是今天刚报了案的大案子!老大刚开完会议,举例把这案子给了咱们。咳,作为副队呢,我给大家发一下这个案子具体情况。大家认真看看。”说完副队长满辉在群里又发了一文件。

“A市一三流大学,一月前有人自杀。本来没什么引人注意的,就草草结案,上案称女子考试不及格上楼放松,失足,导致此结果。一眨眼又开学,有人开始在桌子上发现带血印记,就是在窗外看见红衣飘过,或是“血债血偿”红色液体布满墙上。今早,有学生报案,在侧楼发现一尸体。验尸队赶到后得出结论,死者女性,昨晚被杀,手机里自拍与人验证,与一月前跳楼女子同一班,两人都在大学混日子,几月前被媒体曝出参与校园暴力。”

看到这里,林晨感到后背毛骨悚然。起身站在落地窗下,看着这个城市美景舒缓内心。

“校园暴力?那去搜搜她们的暴力对象不就好了?”

“不行啊,他们暴力对象几月前在河沟里发现了尸体”

“难道真是鬼故事?”

“如果是鬼故事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”顾末轩不知从何冒出来,吓大家一大跳。

“老大,n您别神出鬼没的呀!”众人抱怨。

“这个案子不能拖久,大家走走走!宿莽你留在这里找资料,跳楼者,被杀者和暴力对象都查查。”“遵命!老大。”

“剩下的人一起走!去实地考察!”“遵命!老大。”

精英团总共不出八人。喊起口号,作出行动来那叫一个利索。(林晨在其中也很快融入)

三流大学在市郊,和顾末轩家,一个城西一个城东而已。

“一会我可以做什么?”

林晨看整个车里,就他和司机没闭眼休息。小声问旁边拿着抱枕的顾某人。

“一会儿你跟着我就行。师父可不是白叫的"顾某人睁开眼歪头看他,带着一价值不菲但符合气质的手表的手活动了活动,朝他眨了一下眼睛。坐在旁边的林晨愣了,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被勾一下。雪刚下,车行在林间小路上,阳光洒满树林间,车一直在奔驰,但林晨一直以为自己停在了那个瞬间,那个秒帧,一万年!

当太阳遇见凌晨(3)

Sp预警


最后,小屁孩“傻子”在顾某某的“注视”下,送出了人生中第一个光碟。小孩子也不容易,假期作业还没搞定,还要搞定家里这个心思缜密的警长,林晨也能理解。

虽然这次以笑话为尾,但“傻子”还是加了他微信付了定金,(尽管顶他半个月零花钱……)并让他成了私人助理,林晨哭笑不得的离开了。

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,坐车回去的路上林晨心里还想着送自己光碟的小屁孩,心生欢喜。

这几日换季,四季的尾换到新一年的头,“咋暖还寒,最难将息”。没过几日,A市就又下了一场雪。

一场阴谋也就此上演。

“大案子!”

队里楚满辉从电梯中急匆匆走来,目光盯着手里拿的笔记本,激动地手也颤颤巍巍。

“大家快看群!”坐在那里不明所以的林晨立刻点开群。

“红衣学姐案?!”

“满辉你鬼故事看多了吧?”

“去去去!什么鬼故事?这是今天刚报了案的大案子!老大刚开完会议,举例把这案子给了咱们。咳,作为副队呢,我给大家发一下这个案子具体情况。大家认真看看。”说完副队长满辉在群里又发了一文件。

“A市一三流大学,一月前有人自杀。本来没什么引人注意的,就草草结案,上案称女子考试不及格上楼放松,失足,导致此结果。一眨眼又开学,有人开始在桌子上发现带血印记,就是在窗外看见红衣飘过,或是“血债血偿”红色液体布满墙上。今早,有学生报案,在侧楼发现一尸体。验尸队赶到后得出结论,死者女性,昨晚被杀,手机里自拍与人验证,与一月前跳楼女子同一班,两人都在大学混日子,几月前被媒体曝出参与校园暴力。”

看到这里,林晨感到后背毛骨悚然。起身站在落地窗下,看着这个城市美景舒缓内心。

“校园暴力?那去搜搜她们的暴力对象不就好了?”

“不行啊,他们暴力对象几月前在河沟里发现了尸体”

“难道真是鬼故事?”

“如果是鬼故事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”顾末轩不知从何冒出来,吓大家一大跳。

“老大,n您别神出鬼没的呀!”众人抱怨。

“这个案子不能拖久,大家走走走!宿莽你留在这里找资料,跳楼者,被杀者和暴力对象都查查。”“遵命!老大。”

“剩下的人一起走!去实地考察!”“遵命!老大。”

精英团总共不出八人。喊起口号,作出行动来那叫一个利索。(林晨在其中也很快融入)

三流大学在市郊,和顾末轩家,一个城西一个城东而已。

“一会我可以做什么?”

林晨看整个车里,就他和司机没闭眼休息。小声问旁边拿着抱枕的顾某人。

“一会儿你跟着我就行。师父可不是白叫的"顾某人睁开眼歪头看他,带着一价值不菲但符合气质的手表的手活动了活动,朝他眨了一下眼睛。坐在旁边的林晨愣了,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被勾一下。雪刚下,车行在林间小路上,阳光洒满树林间,车一直在奔驰,但林晨一直以为自己停在了那个瞬间,那个秒帧,一万年!

当太阳遇见凌晨(2)

SP预警


“还没庆祝你我入警局,出来喝一杯?”傍晚刚走出警局大门欧孟就来了电话。

“省省吧,我要赶着回去写检讨,昨天醉酒被师父知道了。”“哟,还有师父了!林晨,混的不错啊,大不了检讨送你一份,我在警局每次撩完妹子都自己写份检讨以备日后之需,谁知道咱老师不闻不问的。保证让你的检讨交上去好话连篇的。”

“拜托拜托,我师父是警长,侦探OK?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傻?”“不管不管,我的几个好哥们都在呢,不来不是哥们,深夜酒吧,就这样,一会见”欧孟匆匆挂断电话。

于是,我们的林晨连续两天晚上都在从来不涉足的酒吧。

“怎么,我听你说,你有师父?”在林晨旁边弯腰打台球的欧孟一脸好奇。“是啊,怎么你小子有意见?”林晨把手里橘子汁放在一旁,静静注视。“谁啊”“你别一副吃瓜样。哝,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

远处一男人正拿着一杯洋酒,朝他们走来。

好巧的是,这男人不就是偶像顾末轩!

寻着他目光看去,欧孟立刻一脸惊讶,“顾末轩?!”林晨捂住欧孟的嘴,用眼神告诉他不要出声。

因为,他想起来自己的两千字检讨。

立刻林晨松开他,背过身去,仿佛在端详刚刚放好的橘子汁,心里:不会看我不会看我不会看我… 

“林晨?”听见来自偶像熟悉的声音,他立刻蔫了下去,此刻没听见不远处的不知名团队的蓝调,没闻到各色酒味交加的单调味道,回头,师父走到他面前。

“怎么又来这个地方,嫌两千字检讨不够?还是有人会帮你?”师父穿着深蓝风衣,脖子上套着深蓝围巾,眼神深邃的注视他。“不,不是。我来这里喝橘子汁的。您,您怎么在……”“今天晚上闲来无事,看你出门后鬼鬼祟祟,就一直跟踪,来到这里。”

“那个,您好。顾末轩?久闻您大名,您真是风华无双,日月沉沦,芙蓉出水…”一直在旁边的欧孟打破了僵局,伸出手。

“后面那个词您就当没听见,哈哈哈”被顾末轩握了手,意识到说错了词,(欧孟:以后不能乱拿撩白莲花的词)

“您是?”顾末轩收回手礼貌一笑。“噢!我是他兄弟!”一直站在旁边的林晨被抱了一下肩膀,但很奇怪的是,顾末轩眼里的淡然突然变深,变深,最后变成深邃的深渊,看得欧孟缩回了手。

“诶?您也喜欢喝洋酒啊?”欧孟才看见对面顾末轩手中洋酒。“是啊”他撇了一眼旁边默默不出声的林晨。

“那就这样,您们聊。我先走了。”林晨和欧孟放松警惕下来。

“好小子,刚刚忘了说,你偶像成了师父。挺厉害啊”“你说的还不少吗”喝了一口橘子汁解气的林晨斜视欧孟一眼。“是是是,我罪人,诶!别走啊”林晨背影朝他,挥了挥手,离开。

A市警局精英队,工资加津贴每月最低入两万,可是林晨从小自己长大,向银行借了太多款,他算了算。如果每月减去生活费,还有租房费,还剩的钱都还银行,那样要持续五年才能还完。为了早日在A市买到房,林晨开始在各种招聘网站上找薪水不低的小时工。

这不,由于自己优秀,马上就收到几个邀请信。

中午时他筛查了一下,除去离家太远就只剩下一个,这一个他也算满意,主要目标是给他疏导疏导,聘主也不是没有钱,就是怕太专业的不好沟通。所以在网站上,聘到了林晨。

林晨也有一些心理学经验,虽然没有偶像那么厉害,但也吃得消。两人商量好,就约好了时间地点。

周末,林晨打了个的就向约定地前进,聘主匿名“傻子”,可通过简单沟通,林晨觉得这个名字也就是那么说说。

约定时间还差几分钟没到,林晨就摁了摁门铃,这里属于A市的郊区,但由于前几年炒房炒的厉害,又加上交通发达依山傍海一栋栋别墅,所以比市中心房价还要高。

这里视野开阔,进来时就闻到淡淡花香,林晨看看四周,就这一家,而且私人面积很大。这个人,来头不小啊。

开门的是一个小孩,眼神清澈,但全身上下打扮的花里胡哨。有点像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穿着朋克风,颇感可爱。

“林晨是吗?”“傻子?”

“是我”没想到一直和林晨说话聊天的就是这小屁孩。“进来说吧”小孩子伸脑袋左右看看,把门大打。

“您有什么问题吗?我看您发给我说,您一直被养父虐待,然后有点想不开?”

“是的。身为一个电子音乐制作家,遇上这种事也怕粉丝们知道我的故事,所以没有大宣扬。谁知道那厮看我无法反抗,欺人太甚”小孩子把他拉进屋,把门关上后,说到兴起,小拳头砸在桌子上。可立刻由于太疼,缩了回来,面目表情十为认真。

“听您说,他是您养父,我想知道,您亲生父母”“他们被歹徒杀害,这个男人收养我,虐待我。作为一个电子音乐制作者,我要对这个纷扰的世界说不,呵,可怜的男人还以为我会这么一直下去。不会!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!”小孩子又一拳砸桌子上。

“……”本来很悲惨,为什么我想哈哈大笑。

“咳。那个,您养父是怎么虐待您的,可以具体”“你觉得怎么是虐待”

虽然自己长大,但一直被社会帮助的林晨哪知道这些。

“唔,不给你饭吃?还是……”“对,不给饭吃。还有把我堵电梯里!作为一个电子音乐”“停停停,您说的这些,真实可靠吗?”林晨哪知道这么严重。

“不相信我?我赌上我以后的音乐前途。”“没没没,没有不”“我带你去,走走走,正巧今天这个男人在家,我就不信你这个高材生能说不过他,让他有点道德觉悟。”

没等林晨拒绝完,就被小孩子拉着出房间,走了一会到达客厅,客厅上男人正在看电视,留了个背影给他们。

林晨还没等打招呼,就被小孩子摁到旁边凳子上。

“师…师父!?”师父扭过头,疑惑的看着林晨。

“顾末轩!你自己说说,你怎么虐待我的!”“……”顾末轩这才明白林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“叫没叫你以后叫我‘哥’”他疲惫的叹了口气,稍微俯视着某小屁孩。

“就是这个男人,占我便宜还虐待我,好啊!顾末轩,这是你自己承认的。”

“……您是,您是怎么虐待他的。”在小屁孩的催促眼神下,林晨壮了壮胆,客气的问师父。

“他是不是说我不管他饭,把他关在电梯间。”“您怎么知道。”

顾末轩拿遥控器,把电视渐渐调小。“我当时出差,你也知道我们这行的总是外出,给他写了个纸条,放了点钱在旁边叫他自己买。谁知道他迷迷糊糊把他们当垃圾一起扔了,就只能饿肚子了。还有的关电梯间。”他撇了一眼站在旁边小屁孩正委屈巴巴看着这个新来大哥哥,继续往下道,“家里电梯就他用,忘记保修,就被关在电梯里。”

林晨使劲掐自己保持不笑,这是职业道德。

“什么嘛,别以为你说的我能相信,大哥哥都不相信,对不对大哥哥。”小孩子看林晨没有动作,开始着急。扯扯他的衣服。“其实我相信。”“……好啊!你们这群大坏蛋,我看透你们了!他一定是你安排的间谍是不是?我不是三岁小孩!我都6岁啦!你们骗不了我!咱们走着瞧!”小孩子自以为奋进激扬的言辞,在两个人眼前自显无力。

小孩子转身就走。

“他是我收养的小孩子,当时他父母被凶手杀害,我怕被暴露,你也知道我们的精英团队很少有人知道。所以我以他父母朋友的身份把他收养。我这个年龄,只能当养父,就成了他养父。小孩子不懂事,笑吧。别憋着。”林晨听他解释完,终于憋不住哈哈大小,顾末轩也微微浅笑看他。

当太阳遇见凌晨(2)

SP预警

今天和情缘玩了会,所以更得有点晚。但字数没少。希望看完的人可以和我多多互动,因为我怕以后自己文章不讨喜,大家可以和我提提意见怎么样多谢了!🙏



“还没庆祝你我入警局,出来喝一杯?”傍晚刚走出警局大门欧孟就来了电话。

“省省吧,我要赶着回去写检讨,昨天醉酒被师父知道了。”“哟,还有师父了!林晨,混的不错啊,大不了检讨送你一份,我在警局每次撩完妹子都自己写份检讨以备日后之需,谁知道咱老师不闻不问的。保证让你的检讨交上去好话连篇的。”

“拜托拜托,我师父是警长,侦探OK?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傻?”“不管不管,我的几个好哥们都在呢,不来不是哥们,深夜酒吧,就这样,一会见”欧孟匆匆挂断电话。

于是,我们的林晨连续两天晚上都在从来不涉足的酒吧。

“怎么,我听你说,你有师父?”在林晨旁边弯腰打台球的欧孟一脸好奇。“是啊,怎么你小子有意见?”林晨把手里橘子汁放在一旁,静静注视。“谁啊”“你别一副吃瓜样。哝,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

远处一男人正拿着一杯洋酒,朝他们走来。

好巧的是,这男人不就是偶像顾末轩!

寻着他目光看去,欧孟立刻一脸惊讶,“顾末轩?!”林晨捂住欧孟的嘴,用眼神告诉他不要出声。

因为,他想起来自己的两千字检讨。

立刻林晨松开他,背过身去,仿佛在端详刚刚放好的橘子汁,心里:不会看我不会看我不会看我… 

“林晨?”听见来自偶像熟悉的声音,他立刻蔫了下去,此刻没听见不远处的不知名团队的蓝调,没闻到各色酒味交加的单调味道,回头,师父走到他面前。

“怎么又来这个地方,嫌两千字检讨不够?还是有人会帮你?”师父穿着深蓝风衣,脖子上套着深蓝围巾,眼神深邃的注视他。“不,不是。我来这里喝橘子汁的。您,您怎么在……”“今天晚上闲来无事,看你出门后鬼鬼祟祟,就一直跟踪,来到这里。”

“那个,您好。顾末轩?久闻您大名,您真是风华无双,日月沉沦,芙蓉出水…”一直在旁边的欧孟打破了僵局,伸出手。

“后面那个词您就当没听见,哈哈哈”被顾末轩握了手,意识到说错了词,(欧孟:以后不能乱拿撩白莲花的词)

“您是?”顾末轩收回手礼貌一笑。“噢!我是他兄弟!”一直站在旁边的林晨被抱了一下肩膀,但很奇怪的是,顾末轩眼里的淡然突然变深,变深,最后变成深邃的深渊,看得欧孟缩回了手。

“诶?您也喜欢喝洋酒啊?”欧孟才看见对面顾末轩手中洋酒。“是啊”他撇了一眼旁边默默不出声的林晨。

“那就这样,您们聊。我先走了。”林晨和欧孟放松警惕下来。

“好小子,刚刚忘了说,你偶像成了师父。挺厉害啊”“你说的还不少吗”喝了一口橘子汁解气的林晨斜视欧孟一眼。“是是是,我罪人,诶!别走啊”林晨背影朝他,挥了挥手,离开。

A市警局精英队,工资加津贴每月最低入两万,可是林晨从小自己长大,向银行借了太多款,他算了算。如果每月减去生活费,还有租房费,还剩的钱都还银行,那样要持续五年才能还完。为了早日在A市买到房,林晨开始在各种招聘网站上找薪水不低的小时工。

这不,由于自己优秀,马上就收到几个邀请信。

中午时他筛查了一下,除去离家太远就只剩下一个,这一个他也算满意,主要目标是给他疏导疏导,聘主也不是没有钱,就是怕太专业的不好沟通。所以在网站上,聘到了林晨。

林晨也有一些心理学经验,虽然没有偶像那么厉害,但也吃得消。两人商量好,就约好了时间地点。

周末,林晨打了个的就向约定地前进,聘主匿名“傻子”,可通过简单沟通,林晨觉得这个名字也就是那么说说。

约定时间还差几分钟没到,林晨就摁了摁门铃,这里属于A市的郊区,但由于前几年炒房炒的厉害,又加上交通发达依山傍海一栋栋别墅,所以比市中心房价还要高。

这里视野开阔,进来时就闻到淡淡花香,林晨看看四周,就这一家,而且私人面积很大。这个人,来头不小啊。

开门的是一个小孩,眼神清澈,但全身上下打扮的花里胡哨。有点像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穿着朋克风,颇感可爱。

“林晨是吗?”“傻子?”

“是我”没想到一直和林晨说话聊天的就是这小屁孩。“进来说吧”小孩子伸脑袋左右看看,把门大打。

“您有什么问题吗?我看您发给我说,您一直被养父虐待,然后有点想不开?”

“是的。身为一个电子音乐制作家,遇上这种事也怕粉丝们知道我的故事,所以没有大宣扬。谁知道那厮看我无法反抗,欺人太甚”小孩子把他拉进屋,把门关上后,说到兴起,小拳头砸在桌子上。可立刻由于太疼,缩了回来,面目表情十为认真。

“听您说,他是您养父,我想知道,您亲生父母”“他们被歹徒杀害,这个男人收养我,虐待我。作为一个电子音乐制作者,我要对这个纷扰的世界说不,呵,可怜的男人还以为我会这么一直下去。不会!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!”小孩子又一拳砸桌子上。

“……”本来很悲惨,为什么我想哈哈大笑。

“咳。那个,您养父是怎么虐待您的,可以具体”“你觉得怎么是虐待”

虽然自己长大,但一直被社会帮助的林晨哪知道这些。

“唔,不给你饭吃?还是……”“对,不给饭吃。还有把我堵电梯里!作为一个电子音乐”“停停停,您说的这些,真实可靠吗?”林晨哪知道这么严重。

“不相信我?我赌上我以后的音乐前途。”“没没没,没有不”“我带你去,走走走,正巧今天这个男人在家,我就不信你这个高材生能说不过他,让他有点道德觉悟。”

没等林晨拒绝完,就被小孩子拉着出房间,走了一会到达客厅,客厅上男人正在看电视,留了个背影给他们。

林晨还没等打招呼,就被小孩子摁到旁边凳子上。

“师…师父!?”师父扭过头,疑惑的看着林晨。

“顾末轩!你自己说说,你怎么虐待我的!”“……”顾末轩这才明白林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“叫没叫你以后叫我‘哥’”他疲惫的叹了口气,稍微俯视着某小屁孩。

“就是这个男人,占我便宜还虐待我,好啊!顾末轩,这是你自己承认的。”

“……您是,您是怎么虐待他的。”在小屁孩的催促眼神下,林晨壮了壮胆,客气的问师父。

“他是不是说我不管他饭,把他关在电梯间。”“您怎么知道。”

顾末轩拿遥控器,把电视渐渐调小。“我当时出差,你也知道我们这行的总是外出,给他写了个纸条,放了点钱在旁边叫他自己买。谁知道他迷迷糊糊把他们当垃圾一起扔了,就只能饿肚子了。还有的关电梯间。”他撇了一眼站在旁边小屁孩正委屈巴巴看着这个新来大哥哥,继续往下道,“家里电梯就他用,忘记保修,就被关在电梯里。”

林晨使劲掐自己保持不笑,这是职业道德。

“什么嘛,别以为你说的我能相信,大哥哥都不相信,对不对大哥哥。”小孩子看林晨没有动作,开始着急。扯扯他的衣服。“其实我相信。”“……好啊!你们这群大坏蛋,我看透你们了!他一定是你安排的间谍是不是?我不是三岁小孩!我都6岁啦!你们骗不了我!咱们走着瞧!”小孩子自以为奋进激扬的言辞,在两个人眼前自显无力。

小孩子转身就走。

“他是我收养的小孩子,当时他父母被凶手杀害,我怕被暴露,你也知道我们的精英团队很少有人知道。所以我以他父母朋友的身份把他收养。我这个年龄,只能当养父,就成了他养父。小孩子不懂事,笑吧。别憋着。”林晨听他解释完,终于憋不住哈哈大小,顾末轩也微微浅笑看他。

当太阳遇见凌晨(1)

Sp预警



当年警校匆匆一面,再次找他功成名就。

“这什么设定啊!”站在警局门口的林晨对着一场排赞扬他偶像的锦旗,不禁仰天长啸。

不过,为了跟上队伍,林晨闻着淡淡的香味,第一次走进了梦寐以求的警局。

A市警局不愧是A市警局,气派大方,大大的白色合金包裹着设计感十足的内型。他不知道想象了多少遍这个场景,也不知道为了他的偶像经历了多少努力,不过一切看起来无比值得。

偶像顾末轩。林晨为了追到他的偶像,当年在警校可是闹了不少笑话。什么在无人的夜里悄默默遛到偶像寝室放情书结果被寝管当成贼,什么在大早上在天空中放心形气球不巧为了战机彩排人工吹走,什么在情人节当天堵食堂门口恰巧当天偶像不在食堂吃饭,等等等……他都试过,却屡试屡败。

结果到最后,偶像都走了,还不知道有一个叫林晨的小迷弟。

当时只要一提林晨,众人立刻从“我们受过专业训练,一般不会笑”到笑到跺脚捶胸浑身抽搐,那个场景,十为恐怖。

不过,林晨为了偶像,从早到晚都在看书做题,知道偶像出国深造后哭了一夜,经好兄弟欧孟捶胸顿足的鼓励开始魔鬼式学习。也许从那个时候林晨就养成了任何事情不是第一就不睡觉的行为。

话说间,电梯到了顶楼,最顶楼是一个精英团队,每年也只有警校第一可以被纳入,听说偶像是这个团队的头,一想到这里,林晨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,心狂跳不止。

电梯门开了,出乎林晨意料,一打开门就是一大扇落地窗,后面是这个精英团队办公桌,本来以为有过渡的,谁知道电梯门打开配“叮”一下,众人纷纷扭头看向他。

“额,大家好,我是林晨,今天来报道。”他坦然地走出电梯门,绕过落地窗,站在那里。

大家默契地扭回头,谁都没有说什么,面对冷漠的大家。林晨闻到了尴尬的气氛。

“那个……”林晨开始从脚就别扭,不确定的问。

“找签到地方?既然是警校第一,你自己找咯”一个一直坐在那里的女人,穿着高跟鞋双腿交叉,全身西装,长长头发扎起来。转过椅子对着林晨眨一下眼,淡然一笑。

……现在警校都是多媒体教程,哪里实战过。林晨僵在那里,脸上不知道什么表情,心里只想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…

“别为难他了,你不知道,这群坏人在你来之前花了一个小时把蛛丝马迹消磨掉”林晨肩膀上搭上一双温暖手,来者对着林晨微微一笑。

林晨回头———顾末轩!

“老大,每年都这样!”众人几乎异口同声,可是敢怒不敢言,渐渐蔫儿了下去。

“别管他们,顾末轩。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来者把手放下来,转而左手伸出来,示意林晨握手。

林晨立刻也伸出左手,脑子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,傻傻的只会盯着他,直至偶像缩回手,也不知道。

偶像!

林晨像烫了一下,发觉起来缩回了手。“您…您好。”“看资料我是你师兄(撇了一眼林晨怀里的资料)。在这里我就是你的师父了。以后我罩着你。”“这…怎么好意思呢!我,我很笨的,您别…”“没事,最近没什么案子,你可以教的。难道我这么可怕?和我说话这么磕巴。”

“对不起…那就辛苦您了。”林晨微微鞠躬,站在他对面的偶像淡笑点点头。

等到顾末轩离开,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。林晨才失神坐到准备好的空位置,把包放在桌子上,不知所措。

顾末轩一关房门,这里立刻炒了起来,这里一句那里一句,刚刚一直在憋笑的众人笑的不能自已。林晨看见这场景,害怕极了,像是被下了含笑半步癫毒,每个人哈哈大笑,有人动动手指把页面切回编程,有人聚在一起说七说八,有人拿起锅开始煮面条,有人…

“为了庆祝林晨的到来,也为了咱老大有了徒弟,咱们今天晚上,去喝一杯,所有人都去!我请客!”

“好耶!”

“不了,我家孩子还要照顾,你们去吧,玩得开心,就是(那个女人撇了一眼坐在角落正往桌子上放书的林晨)别吓到林晨。”

“林晨!你也去!”出来乍到还是别得罪好,尽管一杯倒,林晨还是乖乖的点点头。“林晨,你运气真好,能当咱老大徒弟”一直背对着林晨的人转过椅子叹口气。林晨这才看清这个人装扮,上下身全是海滩装,连鞋子都是人字拖,若不坐在这而是在沙滩上也看不出来破绽。

“额别担心,我是侦探,最近卧底失踪,这不刚从海滩跟踪完。真不明白,楼下的怎么还不捉拿归案。今天我一去直接抓到。唉,最近没啥大案子,只能抓抓小案子玩一玩…”沙滩兄陷入沉思。

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就是…”沙滩兄看他面露难堪“没事,这里都是你兄弟,人都很好,气氛也不用说你看见了,就是每个人都是天才中的佼佼者,有人是填鸭教育的成功案例,大家都有一些(沙滩兄摆摆手思考形容)怪癖。就像我,喜欢cosplay,诶?你有什么怪癖?”

“额…(林晨放下包,认真的看着他)讨厌蛋黄酱算吗?”

———深夜酒吧———

“来来来,不醉不归”那个有钱大兄弟把酒单发给每个人。

“一个巴黎甜酒”“一个威士忌”“一杯甜酒”“随便红酒

林晨实在没有什么经验,随便指了一个“flower wind”

“难怪啊,不愧是师徒,喜欢的酒都一样”旁边的沙滩兄笑着调侃。“顾…师父也喜欢这个flowerwind?”“是啊,没想到这么烈的洋酒你也能喝,人不可貌相啊!”林晨身后闲逛的另一同伴笑着看他。

闲谈的时间总是很短暂,因为酒很快就上来。

女郎把酒递给林晨,还没喝就闻到刺鼻的薰味,差点让林晨掉下眼泪。

“老大呢,我们团体活动不叫上老大?”“不管他,咱们喝咱们的,老大以来咱还能这样放肆?”“你也知道放肆啊”“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喝酒喝酒!”大家扯嗓子喊,林晨在众人注视下一口喝光光,

又在众人惊呆下一分钟不到倒在桌子上不起。

第二天,警局就多了一个笑话,新来精英一秒喝光,一秒醉倒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林晨黑着脸听电话那头朋友欧孟几乎笑岔气,可以想象到他此时的丑恶嘴脸。

“你差不多够了,当年我爸妈进去时我都没这样喝醉过。现在警局一看见我就指指点点的。你那边怎么样”

“很好啊,分局虽然没你们那里气派,倒也不错。当然,也没你们那么多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林晨刚想怼他,转头看见偶像从房间走过来,立刻关了电话。

走过来的偶像敲了敲林晨的桌子,“来我房间”。

众人看戏的表情看着走在前面的顾末轩和后面红着脸的林晨。

“你昨天喝醉了?”房间里,林晨站在顾末轩面前,低头。“是,对不起,我知道这有损这个团队形象,我下次不会了”

“检查上说你有胃病,不能喝酒。是医生没有嘱咐,还是在警校你没学过?嗯?”林晨不知道偶像生气什么样,但知道偶像现在很愤怒。好孩子的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
“回去写个两千字的检讨,明天放我桌子上。没了身体,你还怎么抓到犯人。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不爱惜身体,一万打底。”顾末轩拿着看牌子就知道价值不菲的笔,转笔的手突然停下,点点桌子。

“好了,你出去吧。”“是,老大”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,再加上忐忑用了别人用的称呼。

“以后叫我师父”“是,师父。”

点一个梗

刚刚看柯南,突然有一个梗。警官长和初来乍到的警官。两人毕业于同一警校,警官长年轻有为,小警官一直把他当作偶像。

为了和警官长一样优秀,让他可以看见自己。小警官什么危险的做什么。终于小警官由于表现优秀成为副警官长,两人在一起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就在情人节这天,小警官又为了证明自己,追捕逃犯,在市中心飙车,奈何那个人手里有枪,等警官长见到他时,他已经伤痕累累。

警官长压下怒火,等待后续

我家师父有千岁!【师徒】spspsp预警

不知道的最好知道啦再进!

本人学生党,所以赶在假期更新,求各位耐心追更,拜托啦🙏!

【蜓莛沉沉。花开千年,百川巨变。长夜安隐,惟念一心。】

江潮暗涌滚滚而来,阴雨绵绵,雾起雾生,两岸不见天日,九重山的雨季来临。

邪风四起,百川跑回屋把窗户关上,披上阿娘放在床上的外衣重新出去。

“阿娘!出去啦!"

“早点回来”

“晓得"

辰百川走到江边,看见渐渐归岸的一处蘸着小橘灯的渔船,立刻挥手,“阿姐!靠岸!”。

船夫得了里面主人的意思,将船靠岸,辰念蜻被搀扶下来,搀扶她的正是未来夫君—谢陈。

“阿姐,要不是下雨,我看你还能和谢工资聊一整天。"

“说什么呢,又不是没聊过”

谢陈打伞走在后面,笑着看念蜻喋喋不休“你看你,衣服都湿了。江边雨季,好几天都不见个太阳,衣服放回去一时半会干不了,出来也不带伞,护卫们也不拦着点”

“阿姐就是心中的太阳”

百川作出抚心状,阿姐笑笑不说话。“一会,你送到巷子口吧,叫人看见就不好了”谢陈点点头。

“阿姐怎么和他天天聊天,成婚以后不是能有时候聊"从巷子口走出来,百川立刻对阿姐发问。

“我要看他和我是否情投意合"“是谁还在阿娘面前说‘父母之命 媒妁之言'的"“说给他们看的,你都信了,那他们也会信”

百川低头沉思片刻,“也罢,阿爹说谢家是个深渊,当朝掌权好不风光,但此次成婚绝不如此简单,阿姐你也要小心"“知道,告诉你啊,要不是我们家历代为官,这婚姻还到不了我头上"

“管我何事”

“小姐,少爷,您们回来了”

“嗯”

一个月过后。成婚之日,风漱雨下,鞭炮齐鸣也挡不住雷震澹澹。

再是一月,谢陈病故,白纸撒了满江,当日晴空辉下,代表着雨季结束。阿姐也哭了一天,第二天,就被送入了衙门。

“阿姐”

“公堂之上,百川公子请回答问题”长官抚尺一下。

“什么问题!我阿姐做错什么了!”

“辰念蜻有嫌疑害死其夫谢陈”

“什么证据!”阿姐梗着脖子反驳,“什么证据?还要什么证据!谢大人为人正直,两袖清风,你觉得谢大人有可能妄加谗言吗”长官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谢大人。

“你这是什么歪理!”“什么歪理?这是事实!来人,百川公子不识时务,扰乱秩序,仗庭十下。其父责去职务,辰念蜻因毒害其夫,问斩。至于辰家,抄家吧”

这轻轻的一句话,断送了我们的生活。我从来没有想过,一句话就能要我们的命。

第二天,阿姐午时问斩,我们没有去看她,因为一早就被抄了家。

今日的风,吹得喧嚣。

阿娘与阿爹在抄家中与我走散,我因被杖责,无法抗拒,整个家里我看着外来人将曾经的喜爱打碎,将前几日还晃荡的秋千砸烂,该烧的烧,该砸的砸,该夺的夺。满满一大家子,不到一个时辰,就满目疮痍。

我挣扎着起身,一位和尚进来,看见我,蹲下来。“要想活命,出门右拐。"

“哈?”

“出门右拐,你将会看见一个身似瀑布的,在人群中出众。”

我没忍住想要吐槽,身似瀑布的是什么鬼,和尚说,你看见就知道了。

我一瘸一拐出门往右看,一眼就看见了一人,说身似瀑布也不为过。素然一身,可能是腿长导致下身布料飘然,浑然一体宛如瀑布,一时间除了瀑布我也想不出什么形容词。

我一瘸一拐走过去,他看见我,放下了手里翻看的书,眼里有惊讶,疑问,可就是没有嫌弃。

“您好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Z”他一把扶住我

“可不可以,收我为徒”我余光看见了他身旁的剑。“您,您怎么了,开始说胡话了”“不是胡话,可不可以,收我,为徒。”

可能看我身子虚弱若没有他扶我早就倒下去了,也可能看我身后全是血,也可能……

等我再一醒来,已是清晨,外面有鸟叫的声音,身后可还在疼痛,自己身上也不知何时多了件睡衣。我缓缓起身,目光环绕着这诺大而华丽的房间。肩头被人一只手给轻拍了一下,我转过了身。还是那位,我暂且叫他瀑布吧,只不过此时头上戴着神珞,身着浅白色仙袍,双手环胸。

冬天吃榴莲就像草莓蘸糖一样好吃啊☺(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