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

经过多少努力才会这的你

一个钢蹦儿.梗

预定一下,今天或者明天写,看了一个钢蹦儿,然后脑补了很多啊啊。

初一醉酒,回到家结结巴巴想要掩饰,晏殊特别心疼,连夜照顾他,第二天早上,对着醒来的初一说:“宝贝儿我们是不是应该算算账”


日思夜想1

自卑的小市民家庭的×生活并不好的人气主播

就不写简介了,估计如果写的不好会没人看。希望文章能长久吧。(更得慢)

日有所思1

自卑的小市民家庭×现实生活并不好的人气主播

只想些一点东西。目测几万字,想写一点市井的生活。简介如果写的不好你们也不会看,索性就不写了。
谢谢大家。文章希望能长久吧!

爸爸司机,感谢你,买水安慰我憋屈的心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不虞之誉

前言:一篇雪糕。

孙不虞终于踩在了平地上。

上面空洞幽长的立体长廊立刻躲进黑暗里。眨眼须臾,这个诡境留给了他一道又是空洞幽长的长廊... ....

他又是一阵极速快跑,出现一道长廊... ....他在这绝境内不得求索。

这是梦,也不是。他有感觉,能感受到冷,能听见自己拖鞋踢踏在长廊上掷地般的回声,能闻见桂花陈香!但这一切都是在他睡着之后发生的....

“尊主,来了个不知好歹的,怎么处理。”身穿汉服的鲫人语调冷淡地道,扬了扬宽大的袍袖,控制力道面前一抑。

尊主侧转过身,一抹笔挺的人影静静伫立在房间最深处的黑檀书桌后。一身袖口烫金、绒狐附颈的墨黑龙腾服... ....

“把他请过来。”这位尊主深知手下办事是如何如何粗暴,在他们手下能成功带过来的犯人不死即已。今天的人尤为重要。

鲫人领命,转身入了夜色。

也不知道谁给的胆量和毅力。鲫人倚在柱子上,听着拖鞋掷地声越来越近,心中不喜。

都当这是运动场啊... ....

声音越来越近,鲫人懒得让此人看见自己鲫鱼头再大叫一通,还要解释这里是何地。这些烦人事还是让他们尊主去做的好

鲫人身子一隐,看见那个制造噪音小毛孩一点点靠近,说时迟那时快,闪在他背后,一掌呼在不虞背后。

不虞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背后莫名一掌。就到了这里... ....

月色如华,两岸笙歌丝竹声,洋溢着吟诗对赋的谈笑,一城池的万家灯火就像是浮在湖水上,千重宫阙在微微颤抖,夜幕上细碎的星子也开始摇晃。

不虞吞了口水,木木的看着周围,又不踏实的向下使劲坐了坐。双手扶着两侧尽可能抓到的东西,不敢动。他不敢眨眼,怕立刻美好消失贻尽。

“咳”

这才发现还有人。他的手和身子不再僵硬以示尊重。面前的不知人鬼仙神,一身龙腾,墨色的,坐在这里像是把江拔起,披在了身上,在月色下流滑。

头发不高的竖起,全身写着倦怠,动作像很是懒散。

“在下之誉...管理阴阳两界出入境问题。”声音虽然清幽,慢悠悠的说,不虞心下一紧,随后眼镜在底下杂乱的转。手也就慢慢放松了下来,双手抱在脑后。翘起了腿,看着一樽还酹江月

之誉观察到了他的动作,回想以前那些犯人的反应,倒还是很奇怪。他又不是犯人,为什么和犯人做的是同样动作... ...

“我坦白,我的确以前抄过作业,但我不明白,这怎么能算下地狱混阴界的事情?”不虞回神,目光聚焦在之誉身上,感觉口干,伸舌头在嘴边滑了一下。

这一滑可不得了,之誉喉结动了动,趁机移开四目相对。

“找你来不是这个原因,今夜上边月亮未盈一半,在你今晚睡觉姿势等机缘巧合下,来到了我创造的这个世界。也就是阴阳两界关口。刚刚我用星宿北斗,卜了一卦,眼疾更甚。算出今天来此地的人。用处极大。”

不虞知道他说的是自己,脸上生光,感觉自己前途无量,小可拯救一师,大可拯救一界。简直臭不要脸!

“还好。您咱缪了。我不过是经常练手臂(掰手腕),无聊站墙角(罚站),闲的举举铁(收作业),没事马拉松(抢食堂)哈哈哈哈哈哈哈”这下又把胳膊向后压伸,自满看着面前微笑的之誉。

这个人怕不是个傻子... ....最近算的总有偏差,真不应该,过几天找个空闲,回山重造重造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之誉笑容微收,手弹了弹肩膀,一只虫萤飞起。

人家可是“救世主”,以后可是要名留青史,别人记录的都不知道怎么写那三个字,这可不行... ..

于是本着“救世主”的操手,和气概,拿起身下桌子上不知道为谁准备的毛笔和镇纸压好的白纸。沾沾砚池的墨,直接在最上面那张纸上写下以后自以为要成模板的三个字:孙不虞。

之誉皱起眉,捏着不虞递给自己的纸,又是皱眉,顺势眯眼聚焦。

“孙... ....”他疑惑抬头,对上那双鼓励自己说下去的眼神。硬硬咽了口水,继续艰难说道

“不虚...孙不虚...好名字,啧。好名字!”

... .....

看着对面在心里认真默念自己被诋毁的名字,实在感叹自己一世英名。

“那是不虞...”

“啊...不虞,哦。抱歉,眼神不好。”行吧。把人家名字念成那副奶奶惨样,就不计较人家把名字写在珍贵的长生纸上了。

“不过不...不虞你什么时候走”之誉把船停靠岸边,转身就下岸,半回身看着他下船。

一下船两边就有人递来橘色鸣鸟灯笼

“不知道。也许不走了。”一点微弱的橘色一晃一晃地追在之誉后头。

他骤然停下踱迭的步伐,转过身。

“那怎么行!”不虞身前灯笼照着不怒则威的之誉。

“怎么不行,这里多好。这里有的那里都没有”不虞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像哀求。

“这里没有电脑,没有很多东西。还没有你的家人和朋友。”

“家人除了说为我好,朋友除了嘲讽,就没有特殊记忆。还有,欧对对对,你说的电脑,是被我同父异母的哥哥搬走”

“那...这里很危险。”

“在你们所说的上边,我活着和死了没有区别,除了会动。”

是的,有时候,我还会想。要不我入地狱吧,至少那是特殊的。

那里有一群不受待见的坏人。最少我早就没有内心感触,和他们恶趣相投。

(未完)

柬埔寨
欢愉的人群横扫长街
宫崎骏般棉花糖飞到空中

希望这个能做我壁纸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夏至
初中最后一次化学补习

两朵纸玫瑰在漫长光影里永不褪色
静默观察着与它们无关的日夕日落
崴峨流光中
优雅地过着真花无法触及的生活